您现在的位置:永利会 > 彩票玩法 > 博乐子28 - “磕炮”“文爱”,被网络软色情包围的未成年人

博乐子28 - “磕炮”“文爱”,被网络软色情包围的未成年人

2020-01-11 16:44:10 来源: 永利会

博乐子28 - “磕炮”“文爱”,被网络软色情包围的未成年人

博乐子28,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绾真 

一本黑在跟进“B站UP主科里斯引诱10岁少女文爱 ”事件之后,发现了更多人遭遇到的网络色情不仅仅限于文爱,居然还有“磕炮”这个受众人群更为庞大的圈子。

其中,未成年扮演的角色也非常值得我们深思。

“磕炮”,并不是这两年才兴起的一个新鲜事物,而是一直隐藏在互联网的一种通过语音来满足自身X需求的方式。

早在某语音平台大火的时候,就已经有苗头伴生,只不过现在这种状况愈演愈烈,大有朝着阳光下发展的趋势。

上学有什么用,还不如“磕炮”赚点钱

我和老师傅千算万算,但没算到今天居然会被一个小姑娘嘲笑!

“小哥哥你好害羞啊。”

她的这句话除了让我生出一种熟悉的感觉之外,也推翻了存在于我脑海中对00后的固有的形象——“小屁孩儿”。

现在我开始对“00后的时代”这句话表示认同了。

对不起,玩还是你们会玩。

我在这边抓耳挠腮想尽办法想要详细的挖掘这些小孩儿的心路历程,却没想到我的这种“好奇”已经被人家打入什么都不懂得土鳖范围了。

这个小姑娘是我在游戏群里认识的,之所以会说我害羞,是因为我这样的“老年人”,并不适应这个圈子的规则而拒绝了花钱买来的“磕炮”连麦。

她说可以叫她惊鸟。会注意到她是因为那天在一个我潜伏的交友群里,她突然发了一条消息

“随机抽取小哥哥一个,磕,dd。”

群聊安静了几秒之后仿佛炸开了锅,复制党、看热闹的和可能真心想去试试的人纷纷高呼“选我!选我!”

在一大片“选我”的呼声中,本着“探索新事物不懂就要问”的精神,我点开头像私聊了她,并且看到了她名片上的资料,女,15岁。

为了表现出第一次参加这种活动的紧张和激动,我只打了一句“小姐姐选我!”发了出去。原本我还以为我们之间会有一段很长的对话,但没想到她只回了我一个害羞的表情,然后发给了我一张冷漠无情的价格表。

为了能和她继续聊下去,跟老师傅确认过要大出血的眼神,发出了75大洋,点了半个小时的KPP(磕炮)。

大概是看在钱的面子上,她没有再敷衍的发给我们小表情,而是发来条语音问我想怎么开始磕,想想我们那个接近2000人的大群里一半多的男生,估计她业务繁忙到没时间打字。

还没等我回过神来,她就发起了语音通话请求。我以还不懂怎么磕为由,拒绝了这一通语音请求。

现在的00后小女孩儿都这么直白吗?原本准备好的剧本一下子乱了套。

因为我明确表示自己第一次接触到磕炮,小姑娘“好心”的传给了一份和别人的磕炮录音,说这是特意为我这种新手准备的样本。

我充满期待的打开,面红耳赤的关掉。里面是一男一女的对话,女孩子能听出来是这个小姑娘,在掐着嗓子说话

“小哥哥你声音好好听啊”

“小哥哥快来,我想要~”

录音里涉及的具体内容我也不想多说了,各位看官也都猜得到。录音里面的女声非常稚嫩,里面的对话却让人羞臊不堪,令我难以接受这位姑娘,只是一个15岁的未成年人。

在我印象中,15岁,正是坐在教室里认真读书、沐浴在阳光下、奔跑在操场上、挥洒自己的青春、为梦想奋斗的年纪,而不是出现在这个有色的录音中。

录音没有听完我就关掉了,关掉录音后我心里涌出一种复杂的情绪。当我还未从这种情绪中出来,小姑娘已经开始催促我要不要继续,说已经算了时间了。

我有些不理解惊鸟做这些的想法。我感叹于她的年轻,似乎惊鸟并不觉得有哪里不对。她认为自己已经是可以规划自己人生的大人了。

反正不发生现实中的牵扯就没有任何问题,可以利用自己的能力把“磕炮”当做一份兼职,赚点零花钱。

我的问题可能太过特殊,并不像普通“客户”那样直入主题,也没有要求惊鸟做什么,所以她好像对我产生了怀疑。

我只能再把话题转回来,但惊鸟终归是起了疑心,回答了我几句之后就说时间到了,然后拉黑了我。

和吸毒一样,“磕炮”也是会上瘾的

因为和惊鸟的聊天过程中发现的关于未成年人网络色情的问题,使我察觉到这样的小孩子绝对不会只有一个。

在现在发达的网络世界,在正确的三观还没形成之前,小孩子就开始接触网上的这些情色内容。他们自己认为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但其实何尝不是一种跟风和模仿。

这个想法在我浏览了好几个相关贴吧和论坛之后得到了准确的验证,看着满屏的cqy(处Q友)、连麦(双方语音电话或者通过其他人软件语音)、KPP,还有各种不同缩写的暗语,发帖子的人有意识传播出来的照片和信息,真真切切的感觉到了00后的网络生活。

在这一堆帖子中间,我发现了一个与众不同的标题。

看她放出来的图是个女孩子,没露脸也看不出年龄。但老师傅看了一眼坚定的跟我说,这肯定是网上找的照骗,这是男人的直觉。

这个帖子发出的时间并不长,我照着她留下的QQ号码的加了好友,很快就通过了,我猜测他一直在守着QQ等着人来。

“今天不磕啊,想kp去找别人。”

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圈子的人都非常直白,我才刚加上好友她就直入主题。我看了看她的资料,上面写着不知真假的18岁。

面对这位刚刚成年的小女孩儿,我有点不知所措不知道自己说什么好。正琢磨什么样的语气才能让她放下戒心跟我交流,老师傅提醒我干脆也直白点,不要磨磨唧唧。

于是我装出一幅诸事不顺的语气跟她说,“聊聊天吧,心情郁闷,我也想找个人来说说话。”

她没有表示异议,并自顾自得开始说起来。

“我爸妈终于离婚了,拖了好几年了,我妈跟我说本来想等到我高考以后,但是实在跟我爸过不下去了。”

因为她昵称有个梦字,我们暂且叫她小梦吧。她似乎真的只是把我当成了一个倾诉的对象,也许是有些事情憋在心里许久实在想要发泄出来才会好过。

“一年到头都没有消停过,每天我都能听到他们发生口角。”

“我不知道我以后应该去哪里,应该做什么,就感觉现在的生活真的没什么意思。”

我试图想要安慰她,才发现除了大道理什么都说不出口,但谁又喜欢听这些呢。即使如此,我还是告诉她别太悲观,人生还很长。对这样因为原生家庭问题而选择堕落的小孩儿,我从心底里感到同情,但又有些怒其不争。

往上爬的逃离固然幸苦,但这并不是能够选择堕落的理由。

小梦没有注意到许久没有回复,更不知道我心里对她的剖析,还在往下说。

她对自己梦想中的新生活充满期待,迫切的想要早点离开现在的环境,对未来丝毫没有寻常小孩儿那样感到迷茫和恐惧。

我不知道我应该怎么去劝他,但是我还是尝试了一下,告诉她有些事情其实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好,尤其是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但她不愿意在跟我交流这个话题,显然是已经下定了决心。

我有点哭笑不得,比起上一个小女孩儿赤裸裸的嘲笑,小梦的语气已经好很多。我把话题重新拉回到主题上,装作好学的样子想要了解关于磕炮她的想法是什么。

我本来想问她连麦的时候会做什么,但觉得有点冒犯,没想到她自己一口气全都说了,还给了我很多关于这个圈子的各种社交平台的地址,视频音频的搜索关键词,好像是很乐意教我这个新手上道一样,然后对我说

“磕炮就像吸毒一样,会上瘾。“

我跟小梦聊了好一会,她突然发过来一条语音消息,我怕她真的是给我示范怎么磕炮特意去找了个耳机。但我没想到事情有点出乎意料。

我点开这条语音之后,前面一半是一个女生在说话,后面画风突变变成了一个男声。

WTF?

他说他连麦一起磕过的小哥哥不计其数,也有人能听出来变声器从而翻车的。但时间长了,又因为同是男生,往往什么套路讲个开头他都能猜到对方想干什么了,改变策略迎合他们,被发现的次数就越来越少了。

小梦在心满意足的享受到我吃惊的语气后,有些的得意的用前辈的身份给了我一个建议:

“看你人不错又是新手,删你之前再给你一句忠告,这圈儿里的变声器防不胜防,玩玩就得了可千万别当真。”

“谁知道对面坐的是男的还是女的呢?你说对吧?”

好像在经过对我倾诉完之后心情有所放松,语气也变得不再那么压抑,意味深长的对我说。他打完这句话,我再发过去消息就已经显示被拒收了。

不过我知道,像小梦这样子的人还有很多,他们在网络的的掩饰下扮演着不同的角色,依旧活跃在这个网络里。

跟小梦聊完之后,我按照他给的“指南”,毫不费力的在搜索引擎里找到很多关于这个圈子的入口。排在最前面的是一个叫“XX磕炮网”的网站,首页披着音乐网的外皮,内页却有许多由用户上传的录音。

甚至我在搜索的时候还能看到与之类似的话题明目张胆的出现在相关链接里。

除了这样的网站之外,还有许多交友平台。

但上面这种网站往往采用会员推荐或者等级限制制度,外人很难混进去。而我们常用的社交平台就很容易能够看到里面的内容了,像百度贴吧、YY语音平台都是重灾区。还有各类擦边的软件,因为不是开放的消息系统,涉及的内容尺度可能更大。

而这些网站注册会员的时候大多都没有年龄限制,80后、90后、甚至00后在这里面没有阻碍的寻找着网络世界能给的满足。

在各类平台中,贴吧的用户可能因为完全没有限制的注册协议,在年龄方面相对可能会更小一点。所以我们在翻看了几个相关贴吧之后,发现的大多数都是cqy(处Q友),cdx(处对象)之类,偶尔会附带着自拍或者拍腿照或者胸的图片。

这些未成年放出来的自拍或者图片显而易见的受到了成人色情图片的影响。话说回来,“磕炮”其实也是色情网站发展出来的另一种方式,是从单纯的单方面文字表述变成了双方交互的语音挑逗而已。

但没想到的是,未成年人因为性教育的缺失,正逐渐成为这个圈子的半壁江山。

写完这篇文章,虽然与惊鸟和小梦不再联系,但我仍旧抱着最大的善意,希望他们能够处理好现实中的矛盾,享受自己的青春。

而不是像我猜测的那样,换个马甲继续游荡在这个不属于他们的圈子中。